棋牌app图标
當前位置: 首頁 >> 中文版 >> 行業要聞 >> 業內動態
緊扣時代脈搏,中國律師唱響奮進凱歌
日期:2019-08-01    閱讀:1,303次

002.png

我和我的祖國,一刻也不能分割

無論我走到哪里,都流出一首贊歌

……

6月20日,全國律協發布中國律師版《我和我的祖國》音樂片,從遵義會議會址到繁華的上海外灘,從駐扎在西藏阿里海拔最高的律所到活躍在一帶一路俄語區域的中國律師,1500多名律師出鏡深情演唱,用歌聲述說著對祖國的熱愛。

新中國成立后,國家廢除了舊社會律師制度,在法院設立“公設律師室”。1956年,國務院批準司法部《關于建立律師工作的請示報告》,對律師工作機構、律師性質、任職條件等作出規定。遺憾的是,由于種種原因,中國律師制度在1959年被取消,之后空白期長達20年。

1979年12月,恢復重建的司法部發出關于律師工作的通知,并于次年頒布律師暫行條例,標志著中國律師制度邁上新的征程。

從無到有,從弱變強,直至走出國門,70年來,特別是中國律師制度恢復重建40年來,中國律師行業快速發展,從業人員大幅增長、執業領域不斷擴展、服務質量持續提升,為促進經濟社會發展、維護群眾合法權益、保障社會公平正義作出了突出貢獻。

001.png

跟隨改革步伐

刑辯律師作用不斷擴大地位持續提升

說起律師,人們的第一印象,往往是在法庭上慷慨陳詞。

這樣的形象,首次集中展現在公眾面前,還得追溯到39年前。

1980年11月20日,北京天安門廣場東側正義路1號大禮堂,一場針對“四人幫”的世紀審判正式拉開帷幕。

庭審通過廣播電視播出,萬人空巷。18名律師參與這場訴訟,10名律師作為辯護人走上最高人民法院特別法庭。

時任此案辯護組組長的張思之律師在回憶錄中說,“四人幫”案辯護組組建之初,面臨重重困難——中國律師制度剛剛誕生不久,全國律師總數不過寥寥200多人,且法界名流都不愿意為“四人幫”辯護,“給誰辯護都行,給‘四人幫’辯護遺臭萬年”。

最終,辯護組18名律師中,專職律師僅6名,12名兼職律師是從北京、上海、武漢等地政法院校的老師中抽調而來的。

“在那種特定的執法環境中,律師還是最大限度地發揮了作用,不是‘走走過場’。”張思之說。作為“四人幫”成員之一李作鵬的辯護人,張思之通過辯護為其免去起訴書中“參與在南方另立黨中央”等兩條重要罪名,李作鵬獲刑17年。

刑事辯護是律師的基礎性業務,最能體現律師職業性質和特點,彰顯律師保障司法人權,維護社會公平正義之形象。刑辯律師的發展,也是律師行業發展乃至國家法治建設的重要指標。

然而,要不要為“壞人”辯護的爭論,卻長時間困擾著中國刑辯律師。時至2002年,田文昌律師為“黑老大”劉涌辯護,還引發了社會激烈爭辯。

與此同時,會見難、閱卷難、取證難等執業難問題,成為刑辯律師執業“老大難”,阻礙了刑辯工作的有效開展,也讓很多年輕的法律人對刑辯工作望而卻步。

改革,為刑辯發展開路。

1997年以來3次修訂的刑事訴訟法,以及1996年頒布并歷經4次修改的律師法,均重點關注了律師執業保障問題,并在法律制度上加以完善。如2013年刑訴法針對會見難問題,明確規定將會見提前至犯罪嫌疑人被偵查機關第一次訊問時、除四類案件外會見無需批準、不被監聽等,有效緩解這一難題。

保障律師執業權利,需要各方合力。2015年9月,“兩高三部”首次聯合印發《關于依法保障律師執業權利的規定》,明確應當尊重律師,在各自職責范圍內依法保障律師各項執業權利,不得侵害律師合法權利。

曾經很長一段時間,我國的刑事辯護率持續低位運轉。

2017年10月,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聯合出臺《關于開展刑事案件律師辯護全覆蓋試點工作的辦法》,在北京、浙江、河南等8個省份探索這項工作,并于2019年年初決定將試點期限延長,工作范圍擴大到全國31個省份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

以審判為中心的刑事訴訟制度改革、試點認罪認罰從寬制度、探索非法證據排除規則……隨著一系列改革的深入推進,刑事辯護迎來了發展的春天,越來越多的法律人才愿意投身刑辯事業。北京大成律師事務所成立刑事辯護委員會短短7年,發展專職刑辯律師近500人,每年都成功辦理三四十起無罪辯護案。

“在全面依法治國的大背景下,傳播法治理念、普及法治方式成為新時代的潮流,更多社會大眾認識理解刑辯工作,政法機關為律師執業創造良好環境,刑辯律師在維護社會公平正義、和諧穩定中的作用越來越大。”長期從事刑辯工作、曾代理過陳良宇案等大要案的高子程律師深有感觸地說。

從投身反腐敗斗爭為落馬“大老虎”辯護到參與掃黑除惡專項斗爭代理相關案件,從讓無罪的人免遭刑事追訴到讓有罪之人受到公正審判,刑辯律師的作用不斷擴大、地位持續提升,對保障人權、維護社會公平正義發揮了重要作用,贏得了越來越多的認可和掌聲。

助推經濟發展

律師服務介入生產生活各領域

在北京東二環內側一座現代化大廈里,有一家名為“圣運”的律師事務所,這是一家以承辦征地拆遷為主業的律所。自2015年5月1日新修改的行政訴訟法實施以來,圣運律所年均承辦的征地拆遷勝案(勝訴案件+復議案件)超500件。

類似的專業化律所,如今正越來越多地設立。律師制度恢復重建之初,律師辦理的基本都是刑事和民事訴訟案件,而隨著經濟社會發展,越來越多的律所設立發展壯大,專業化分工越來越細,從稅務律師到IPO律師,從能源律師到家事律師,律師服務介入人們生產生活的方方面面。

遙想36年前,1983年7月,中國設立第一家律師事務所——深圳蛇口律師事務所,辦公地點在廣東深圳蛇口海景廣場大門左側的一間竹棚里。當時取名“律師事務所”,也是為了和國際接軌。

短短36年后,截至2018年年底,中國律師事務所已經發展至3萬余家,執業律師達42.3萬余人。律所的起源地廣東,全省律師突破4.3萬人,為中國律師人數最多的省份。

回顧中國律師發展史,其成長壯大,與國家經濟社會發展息息相關,也與對外開放、深化改革密不可分。

1988年之前,律所都是國辦的,律所財產皆為國有資產。

這樣的制度設計,符合當時的時代背景也有助于初創期的中國律師立足發展。但隨著時代進步,濃厚的行政色彩,日益顯露出不利于行業發展的種種弊端。

司法部于1988年6月印發《關于下發〈合作制律師事務所試點方案〉的通知》,打破了國辦所局面,試點設立了中國第一批4家合作制律所。

1996年5月審議通過的律師法,確立了國資所、合作所、合伙所三足鼎立的局面。12年后,律師法第3次修訂實施,明確取消合作所,規定可以設立特殊的普通合伙形式律所,并允許設立個人所。存在了20年的合作制律所退出歷史舞臺。

其間,有個特殊的年份不得不說——1992至1993年左右,這也是中國律師大發展的一個重要節點。

1992年年初,鄧小平南巡講話。次年,根據南巡講話精神,國務院批準《司法部關于深化律師工作改革的方案》,提出不再以生產資料所有制的性質和行政級別的屬性來界定律師及律所的性質。

“南巡講話吹響了進一步改革開放的號角,市場經濟正式確立,在改革的大浪潮下,人心思變。”中華全國律師協會副會長張學兵回憶說。那年,27歲的他從國辦律所辭職,創辦了中倫律師事務所。

乘著改革的東風,王俊峰、彭雪峰、王麗、段祺華等一批年輕人,或辭去公職,或走下講臺,或從海外歸來,于1992年至1993年左右,創辦了金杜、大成、德恒、段和段等律所,并逐漸發展成為中國頂尖律所。

隨著改革開放的持續深化,對外貿易經濟合作的不斷擴大,中國律師開始為服務企業“走出去”秣馬厲兵。

2001年12月,中國正式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12年后,中國提出“一帶一路”倡議。這兩次重大戰略決策,使中國律師國際化進程大大提速。從“入世”時的如履薄冰到“一帶一路”時的躊躇滿志,中國律師華麗轉身。

黨的十八大以來,司法部積極推動中國律師事務所“走出去”,努力做到中國企業和公民走到哪里,涉外法律服務就跟進到哪里。全國律協啟動涉外律師“領軍人才”培養規劃,建立涉外律師人才庫,有計劃、分步驟地培養高素質的涉外律師“國家隊”。

前段時間,在中國律師團隊的協助下,中國氟聚產業在美國對華聚四氟乙烯樹脂(以下簡稱“PTFE”)產品反傾銷調查中獲得完勝,不僅保障了中方產業的正常出口,也將不利影響降到最低。

據統計,全國律師目前每年辦理各類法律事務1000多萬件,其中訴訟案件近500萬件,非訴訟法律事務100多萬件。

70年風雨兼程

律師隊伍不斷壯大初心不變

“魏律師,快來,村里一家人為爭財產要打起來了。”2019年3月初,一個電話打到內蒙古典鑒律師事務所律師魏湘輝手機上。

魏湘輝立即驅車趕往六十七公里外的通遼市遼河鎮西乃木格勒村,攔下即將動手的一家兄弟姐妹,講解遺囑繼承、法定繼承等法律知識,入情入理地做了兩個多小時工作,最終平息了這場激烈糾紛。

魏湘輝是西乃木格勒村法律顧問,這場法律服務是完全免費的。

經過多年不懈推動,截至2018年年底,全國已有65萬個村(居)配備了法律顧問,覆蓋率達99.9%。而各地擔任村(居)法律顧問的,絕大多數為律師。

律師暫行條例規定,律師是國家的法律工作者。1996年頒布的律師法規定,律師是為社會提供法律服務的執業人員。2007年修訂的律師法則明確,律師是為當事人提供法律服務的執業人員。

70年來,律師的定位在變,身份在變,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律工作者”的屬性始終未變,肩負的社會責任始終未變,一顆為民之心始終未變。

法律援助制度建立20多年來,廣大律師矢志不渝參與其中,年均承辦法律援助案件50多萬件,提供公益法律服務230多萬件次,涌現出高宗澤、佟麗華、趙春芳、馬蘭等一大批優秀法援律師。

自2014年3月起,司法部、全國律協選派志愿律師赴青海、西藏無律師縣開展法律援助和法律服務工作,解決了全國174個縣無律師問題,在新中國歷史上第一次實現了律師法律服務縣域的全覆蓋。

從擔任普法志愿者到參與涉法涉訴案件化解,從為民營企業提供免費法律體檢到開展法治扶貧和援建幫扶……廣大律師積極參與公益法律服務,樹立了良好的社會形象。

與此同時,律師積極參政議政,社會地位持續提升。目前,全國有666名律師擔任黨的各級代表大會代表、2790名律師擔任各級人大代表、5439名律師擔任各級政協委員,其中39名律師擔任全國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

可能有些人不知道,律師資格曾經是“考核授予”的。1986年9月,我國舉辦了首次律師資格全國統一考試,律師資格由“考核授予”向“律考”轉型。2002年,我國舉行了首屆國家司法考試,2018年,國家司法考試改為國家法律職業資格考試,對律師提出了更高的從業要求。

其間,律師由司法行政機關和律師協會共同管理的“兩結合”體制誕生并不斷完善發展。

70年來,律師的準入門檻在變,管理方式在變,但“堅持和加強黨的領導”這一前提始終未變,堅定不移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道路的初心始終未變。

成立全國律師行業黨委、開展律師行業黨建規范化建設年活動、舉辦全國律師行業黨校培訓班……司法部黨組把加強黨對律師工作的領導、加強律師行業黨的建設作為重大政治任務,對全面加強新時代律師行業黨建工作作出了部署,提出全覆蓋全規范全統領三年工作目標,推出一系列工作舉措。

截至2018年年底,全國31個省(區、市)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已經完成律師行業黨建全覆蓋工作目標,律師行業黨建工作實現新突破。目前,全國黨員律師已發展到14萬人。

實踐表明,凡是黨建工作做得比較好的律所,業務往往做得也比較好,人心齊,精氣神高。以黨建帶所建隊建,推動了律師行業整體健康有序發展。

70年風雨兼程。如今,律師隊伍已經成為全面依法治國一支不可或缺、充滿活力的重要力量,律師制度已經成為依法治國、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的重要標志,律師事業已經成為黨和國家事業的重要部分。

我最親愛的祖國,我永遠緊貼著你的心窩

永遠給我,碧浪清波,心中的歌

……

伴隨著《我和我的祖國》那悠揚的歌聲,中國律師邁開新的前進步伐。


記者點評

□ 周斌

律師制度是一個國家法律制度的重要組成部分,是法治文明進步的重要標志。70年來,中國律師制度不斷完善發展,對推動國家法治進程、維護社會公平正義發揮了巨大作用。

盡管如此,一些現實存在的實際問題也不可否認,執業難問題仍然存在,如何切實保障律師執業權利,改善律師執業環境,需要進一步深化頂層設計,也需要各級政法機關主動作為,認真聽取律師意見,嚴格執行法律規定,及時解決律師執業中遇到的突出問題。

新時代賦予律師工作新的使命和任務,只有繼續深化改革,建立更加完善更能順應時代特征的中國律師制度,才能更好地發揮律師這一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律工作者的作用,為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提供更加優質高效的法律服務。



來源:全國律協
責任編輯:李軍委




棋牌app图标 什么是股票指数的缺口 北京单场足球指数 信誉好的棋牌平台有哪些 打什么游戏最赚钱吗 新疆18选7概率 棋牌游戏平台排名 云南时时彩历史开奖 11选5 有一款打游戏可以赚钱的app 青海快三开奖结果今天开奖号码